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不作不死!这家胆大包天的公司,被立案调查了!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4-17 04:26:06

不作不死!这家胆大包天的公司,被立案调查了!是怎么回事?想了解不作不死!这家胆大包天的公司,被立案调查了!具体情况.请看下面由(文史网 www.crich.org.cn)小编帮你整理不作不死!这家胆大包天的公司,被立案调查了!的详细解说吧。

导读:两年之内,市值蒸发200亿,股价下跌近80%,中毅达,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超级大熊股。

在这个越来越注重价值投资的时代,股价长期走熊,必然有其深刻原因。

虚增营业收入、虚增净利润、故意隐瞒实际控制人变化,暴涨之后疯狂减持……这几年中毅达的一系列违法乱纪,让自己成为了A股道德风险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



翻看中毅达的个股资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其令人眼花缭乱的公司名称。




“中纺机-ST中纺机-中国纺机-S中纺机-S*ST中纺-SST中纺-S中纺机-S*ST中纺-*ST中纺-*ST中毅”,从中纺机到中毅达,以及一系列的ST前缀,都证明了这是一家借壳上市又业绩不佳的公司。

中毅达的前身中纺机,全名中国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一家老牌企业,早在1992年这个中国股市的萌芽时代,中纺机就已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作为一家过于传统的公司,中纺机的利润自然高不到哪去。

2008-2011年,中纺机的净利润一直在500万-900万之间徘徊。微薄的利润没有持续太久,2012、2013年,中纺机净利润骤降至-3955万元和-3566万元,由此公司被打入“*ST”冷宫。




眼看公司要搞不下去,“卖壳”便成了出路。


2014年,大申集团通过股票受让的方式,以1.03亿股非流通股,28.73%的总股本占比,成为当时S*ST中纺的第一大股东。

之后,大申集团将向S*ST中纺无偿赠与了厦门中毅达100的%股权,绕了一圈之后,中毅达终于这种“非常规”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

改头换面之后,中纺机变为中毅达,主营业务也变为承接园林绿化、园林建筑、喷泉、雕塑等工程;园林工程投资及施工,市政工程投资及施工;森林旅游;生态农业、土壤改良、生态修复、水环境治理;园林种植;自有物业、设备租赁。



改头换面变成中毅达之后,公司的业绩在2014年终于咸鱼翻身,当年净利润逼近1亿元大关。

也许是要树立新气象,2015年1月24日,刚由中纺机改名之后不久,公司以“中毅达“名义发布的第一个公告就与资本运作有关:

中毅达将上海东浩环保装备有限公司(下称“东浩环保”)84.6%的股权以人民币3,589.92万元(增值率)的价格转让给南京弘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此笔交易,东浩环保的增值率高达1,089.70%!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弘昌资产管理公司此时拥有中毅达限售流通股17,413.06万股,占中毅达总股本的16.25%.

说到这大家都明白了吧,中毅达第一笔公告就是在搞关联交易!

由此开始,接下来中毅达连续曝出大动作:

2015年2月10日,中毅达发布公告,公司将以人民币16,320万元收购江西立成景观建设有限公司51%股权。

2015年2月14日,中毅达发布公告,公司股东南京弘昌资产管理公司将其持有的10,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9.33%的)限售股质押给中信信托。

2015年3月28日,中毅达发布公告,副总经理王志铭离职。

2015年4月9日,中毅达发布公告,因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停牌。


2015年5月26日,中毅达第二大股东南京弘昌资产管理公司名称变更为“西藏一乙资产管理公司”。

2015年5月29日,中毅达发布公告,以12,480万元收购吉安市万源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源泰投资”)持有的江西立成景观建设有限公司39%的股权。



终于,动作频繁的中毅达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2015年6月17日,上海证监局就 “收购”江西立成景观建设有限公司39%股权”一事对中毅达发出问询函,具体为:

根据你公司2015年第一季度报告,截止2015年3月31日,你公司货币资金期末余额5156.46万元;根据你公司公告信息,江西立成2012年、2013年及2014年度净利润分别为-10.67万元、160.30万元及463.18万元;本次股权收购款于协议签署之日起一年内支付。

现要求你公司对以下事项进行说明:

1.收购江西立成股权的相关风险;

2.收购江西立成股权的资金来源;

3.公司与万源泰投资关于股权收购款的支付进度及付款条件的安排是否存在相关协议,如有,请详细说明。

事情到这,已经很明显了,江西立成不过是一家过去两年每年净利润不到500万的公司,而中毅达却要以1.2亿多的高价收购其39%的股权!

中毅达有没有这么多钱?江西立成值不值这么多钱?上海证监局都严重质疑!

尽管上海证监局对此提出质疑,但在某些券商的保驾护航下(此处不展开细说),中毅达的此次并购还是最终成功了。

不仅如此,2015年10月26日,中毅达还发布公告,将收购江西立成景观100%的股权。

紧接着,10月27日,中毅达再曝大事,董事长吴兴邦辞职。

说到这,有心的读者应该注意到了,这是3月28日副总经理王志铭离职后,中毅达的又一起高管离职事件。



高管连续离职后,10月28日,中毅达发布了2015年三季报。而正是这个季报,为中毅达后来的被处罚埋下了导火索。


2018年4月12日晚,中毅达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经查明,中毅达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2015年7月至9月,中毅达全资子公司厦门中毅达环境艺术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中毅达)在未实施任何工程的情况下,以完工百分比法累计确认了井冈山国际山地自行车赛道景观配套项目的工程收入7267万元、成本5958.94万元和营业税金244.17万元,导致中毅达2015年第三季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7267万元,占当期披露的营业收入的50.24%,虚增利润总额1063.89万元,占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的81.35%。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有关规定,上海监管局决定对中毅达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罚款;对林旭楠、任鸿虎、盛燕、吴邦兴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对陈国坤、陈两武等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百分比法是什么意思?简单来说,就是中毅达直接将第三方完成的工程量认定为自己的收入。

堂堂一个上市公司,居然敢这么玩,如此违反基本经营常识和会计准则要求的行为,岂能纵容?!

4月12日这一天,上海证监局一口气给中毅达发布了16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如下图所示)。






其实,业绩造假仅仅是中毅达各种乱象的一部分,中毅达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2018年3月23日,中毅达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通知书显示,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中毅达立案调查。通知书还指出,中毅达若因此立案调查事项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欺诈发行或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情况,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中毅达的被查,可能和“53亿元商票”事件有关。


2017年12月21日,中毅达同意向子公司新疆中毅达源发展有限公司开具商票35亿元,作为其增信条件,用于参与一PPP项目洽谈。

对此,上交所当晚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核实并补充披露相关事项,但迟至2018年1月17日,中毅达才对相关事情进行披露。

对于中毅达来说,违规信息披露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在2016年11月17日,中毅达就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再来说一下近期的人事变动。4月4日,中毅达发布公告,公司监事张秋霞辞职。

张秋霞表示,因公司现有管理层负责人职权过度集中重复,公司内部无法形成有效的内控机制,公司内控治理非常混乱;针对公司 2017 年多项违规行为及存疑交易,监事相关监督要求无法实施,监事会形同虚设,公司无法给予监事勤勉履职条件,监事本人已无法信任现管理层等原因已向本公司监事会递交辞职报告,申请辞去在公司监事会担任的所有职务。

4月12日当晚,再度发布公告,监事长马文彪因个人原因辞职。

从监事张秋霞的话不难看出,中毅达内部混乱到了极点。而财报乱象,正是中毅达最突出的问题。

2017年8月28日,中毅达发布2017年度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7.36万元,较上一年度同期实现扭亏。

但是,这份扭亏的半年报却遭到公司董事李春蓉、独立董事张伟、监事张秋霞和副总经理陈飞霖公司四位董监高的弃权表决,理由是无法对半年报的正确性、客观性作出判断、保证。

具体来说,李春蓉表示,中毅达子公司上河建筑的业绩承诺没有出具专项审计报告,董事会审议通过的1亿流动资金借款用途没有披露;张伟认为,由于中毅达2016年年报即存在错误,因此今年半年报的数据在未经审计情况下,自己无法判断报告的客观性;张秋霞表示,公司实控人至今未披露,作为监管部门重点关注事项,也应在财报中说明。


发生了这种“乌龙”事情之后,中毅达主动发函询问了大申集团实际控制人何晓阳,但是何晓阳一直没有给予回复。

直到2017年6月6日上交所发去问询函,何晓阳才回复了2016年股权转让的事宜。

何晓阳的股权转让,涉及公司变更实际控制人这一重大事项,但何晓阳对此隐瞒了长达一年之久,直到在上交所的施压下才披露。

明明失去了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却一直被公告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不是赤裸裸的欺诈是什么?!

后记

虽然问题重重,但中毅达却也曾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妖股”。在2016年初,中毅达的股价曾经在21个交易日内出现了11个涨停。




按照上市公司惯用的套路,在股价大涨后,大股东也该减持了。

公告显示,从2016年1月-3月,公司股东西藏一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西藏钱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累计减持了中毅达7600万股以上,合计套现超过10亿元。

俗话说“是金子总会被人追捧,是坨屎总会被人远离”,最近两年,负面新闻缠身的中毅达股价已经从22元多的位置跌到了如今的4元出头,股价跌幅近80%。




虚增营业收入、虚增净利润、故意隐瞒实际控制人变化,暴涨之后疯狂减持……中毅达如此之大的道德风险,可以载入上市公司教科书了。


后来到2017年三季报时,董监高中不仅依然有投弃权票的,反对票也出来了:

对于中毅达2017年三季报,公司董事李春蓉、杨永华和独立董事张伟、刘名旭投了弃权票,监事张秋霞投了反对票。

具体来说,董事杨永华表示,对公司其他应收款涉及深圳宏利创贸易和新疆中酒时代两笔贸易款存疑,选择弃权;董事李春蓉因“曾问询公司公告的子公司新增授信借款及已借4800万元的资金安排及支付款项必要性用途原因未有明确回复”给投出弃权票。

中毅达内部为何如此混乱?这与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缺失有很大关系。



前文提到过,大申集团是中毅达第一大股东,而大申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为持股50.55%的何晓阳。由此算来,何晓阳是中毅达的实际控制人。

由于个人需要资金,何晓阳在股权上动起了脑筋。2016年4-5月期间,何晓阳与相关方签订了一系列关于中毅达控股股东大申集团股权转让与股权抵押相关事项的合同。

合同约定,由收购方负责重组大申集团及中毅达公司的董事会及经营机构,何晓阳退出对大申集团的经营管理,并将他在大申集团的股东权利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深圳万盛源公司和贵州贵台公司行使。

工商资料显示,2016年6月6日,大申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何晓阳、第二大股东深圳宝利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30.3346%和16.5993%的大申集团股权质押给了深圳万盛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17年6月1日,中毅达召开当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大会上有两个人都声称自己是代表大申集团参会的人员。

一人是大申集团法定代表人张秋霞,但是她自己并没有授权委托书;而另一个参会人员虽持有授权委托书,但是委托书上没有大申集团法定代表人张秋霞的签名。

由于不符合规定,最终大申集团的24.84%股份没有参加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