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历史的星空 || 伟人风采(八)——朱德:朴素的革命者(二)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4-16 12:39:47

历史的星空 || 伟人风采(八)——朱德:朴素的革命者(二)是怎么回事?想了解历史的星空 || 伟人风采(八)——朱德:朴素的革命者(二)具体情况.请看下面由(文史网 www.crich.org.cn)小编帮你整理历史的星空 || 伟人风采(八)——朱德:朴素的革命者(二)的详细解说吧。

朱德:朴素的革命者02






1961年,朱德元帅已经是75岁高龄了,他提出要亲自去青城山采集兰草。他说:“轻车简从,一不要人背,二不要人抬,三不要麻烦地方,带点干粮就行了。”工作人员考虑到他年纪大了,就想办法做了一个可以折叠的皮面凳备用。在上山的途中,朱德元帅始终坚持步行,比工作人员都走得快,一路兴致很高。他风趣地说:“山高,没有我的脚高。步行,就是我最好的休息。”在当地向导的带引下,总司令以稳健的步履,爬上陡坡,走到崖壁下,辨认哪些是剑春,哪些是素草,哪些是九节兰。在辨认过程中,发现稀有品种“送春归”,朱德元帅特别高兴,他细心挖掘,专门放在一旁。这次采集收获很大,各类兰草足有一小汽车。朱德元帅亲自请向导吃了自带的干粮后,一鼓作气走下山,乘车返回宾馆。随同朱德元帅一道走的工作人员回到宾馆后,都感到非常疲倦,两腿也不大听使唤了。可是,朱德元帅却毫无倦意,吃饭后照样要去散步。服务员蒋富全出于对朱德元帅的爱戴,劝说:“总司令,今天累了,不要去散步了。”朱德元帅却说:“我不累,你们才累。我爬山、走路习惯了,人老骨头硬嘛。”

第二天早饭后,朱德元帅拴上围腰、戴起袖套,和李奕云、叶春蕙等几个花工一起,对采集来的兰草先进行分类、选苗,然后一把干粪一把泥地精心栽培起来(经过几年的培植,各类兰草发展到600余盆,送去北京二百余盆)。朱德元帅一边劳动,一边和花工们拉家常。他问了每个人的姓名、籍贯、生活和学习情况。还问服务员小蒋:“读了几年书,是官学,还是私塾?”小蒋说:“我读了两年私塾。”朱德元帅又问:“怎么才读两年呢?”小蒋回答:“出不起两斗米的学费。”朱德元帅听后说:“啊!过去,穷人读书不容易呀。”大家劳动了一阵后,朱德元帅对小蒋说:“小蒋,师傅们辛苦了,去把我带来的烟和茶拿来招待他们。茶要用鲜开水泡。”








1957年3月,朱德元帅视察灌县(今都江堰市)都江堰。


那一天,全县沸腾了,大家奔走相告,传递着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朱德元帅来我们灌县啦!大家感到无比自豪和光荣,一个劲地往南桥跑。南桥桥头有一家豆花馆,朱德元帅视察了都江堰后,就在那家饭馆用午餐。南桥桥头有一条小街,幸福的人流早已把它塞得满满的。饭馆前面无数攒动的人头,人们一个个都那么激动,伸长着脖子,竖着耳朵,倾听饭馆师傅激动的讲述,分享着师傅们接待朱德元帅的幸福。

朱德元帅非常欣赏这家饭馆的“川味”,特别是跑堂这一招——一位中年师傅一边讲述一边表演着:“哎——来了——豆花一份——又白又嫩。”他说,朱德元帅一见这浓浓的川味,高兴得不得了,连声称赞:“多少年也没有见过这样浓的川味了,没有这样吃过饭了。”常言道,美不美家乡水。朱德元帅回到久别的家乡四川,那乡情自然就特别浓了。没等中年师傅讲完,一位小师傅便讲开了。他说,他特别给朱德元帅搞了一个新鲜菜,叫作“生煸豌豆尖”,朱德元帅尝了一下,说:“很是好吃,很是好吃,就是油多了点,以后要注意节约。”他说,他听了朱德元帅的教导,泪水差点儿掉出来。用完餐,跑堂师傅走过去,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算账。一口流利的口算像爆炒豆子,噼里啪啦,清楚明快,干净利落。这一招又使朱德元帅满心欢喜,一面哈哈大笑,一面吩咐秘书付钱。






1961年春,回到故里的朱德元帅想看家乡戏,当时川剧院拿出常给省委领导演出的五本“折子戏”的单子让朱德元帅看。他看后说:“这些本子很好!明晚上我想看看《二鬼上路》的演出。”工作人员感到有些为难,一来此剧早已列为鬼戏禁演了,二来此剧多年不演,不知演员能否胜任。请示省委后得到答复,既然朱德元帅想看,剧院可连夜赶排。

第二天,朱德元帅准时到了剧场。大红丝绒幕布一拉开,川剧小打锣鼓便带着它特有的家乡味响起。随着锣鼓声,台上飘出一个满头珠翠、头顶白泡花的年轻美貌女子,她在台上来了一段抒情的叙述唱腔。在她之后又飘出一个更漂亮的鬼妹妹,这个演员的嗓音更加清亮甜润。朱德元帅看后乐得合不拢嘴,边看边用手在腿上打节拍,高兴地轻轻说,他又像回到童年看坝坝戏了。随着剧情的发展,姐妹俩一人一句越唱越快,真是颗颗珠玑落玉盘。随后她们又走起了川剧旦角身段。优美的音乐,优雅的舞姿,让人入迷。朱德元帅高兴地说:“这么巴适的唱腔,这么优美的舞蹈,这么好的戏禁什么?什么二鬼?明明是二美,鬼戏不准演,美戏总可以演嘛,干脆改名《二美上路》好了。”

从那以后,《二鬼上路》这出被禁的鬼戏就被更名为《二美上路》了,后来一直上演着。真是朱德元帅的一句话救活了一出戏!